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黑龙江白癜风的症状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2 12:25:1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黑龙江白癜风的症状,天津如何治疗白癜风,为何说儿童白癜风更适合中医药治疗,哪些工作易患白癜风,济宁白癜风传染么,海南白癜风能否治吗,福建如何治好白癜风

原标题:为什么总是一代人“嫌弃”一代人 | 沸腾

世间公道唯白发,时间不会饶过谁,对“×0后”们的毛病多些谅解,也是与我们自身狭隘的和解。

▲赵明义手持保温杯走火。图据赵明义微博


文/佘宗明

这阵子保温杯很火,暴走团很火,00后CEO也很火。

而它们能火,或许就因为背后站着两代人:保温杯,隐喻着中年老男人的中庸与衰老,00后CEO则直接把三四十岁的人称作“老一辈”;暴走团,则被视作大爷大妈的社交网络——虽然在“为给暴走团让路而限行”实施3天就被取消后,青岛暴走团有些成员叫屈,称自己不是某些人想象的老头老太太。

嗟叹“当年铁一般汉子,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!”,说“老一辈企业家”不懂互联网,讨伐暴走非得组团且占道的暴走团,充斥的都是嫌弃。

谈不上“鄙视链”,但一代人“嫌弃”一代人却是事实:

中年人们动辄嫌弃“小年轻”们是“垮掉的一代”,青年一代会嫌弃很多中年老男人“猥琐油腻”,被共同嫌弃的则是那些不守规则的老人、死劲闹腾的熊孩子,老人们反过来也会嫌很多年轻人啃老和不思上进,孩子们则总嫌大人们“总管着自己”。

我们“嫌弃”别人,我们也被人“嫌弃”。“嫌弃”就是“年龄炮”爆了后的蘑菇云。

此处的“嫌弃”自然该打上引号,其含义区间在“不待见”和“特反感”之间游移。

有“嫌弃”才有“冲突点”。如果没有这些“嫌弃”,那些家庭伦理剧估计都得“团成一团圆润离开”我们的视线了。

▲00后CEO李昕泽


“一代人对一代人的战争”无可避免?

保罗·乔尔达诺说:“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战争”;霍布斯则提出了“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”的概念。套用这里“战争”的定义,兴许也可以说:总有一代人对一代人的战争。

这类战争,多起于观念终于口炮。观念承载的是代沟,口炮承载的是“嫌弃”,而“嫌弃”滋生的土壤正是代沟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把“江湖”改成“代沟”也说得通。

什么是代沟?

代沟不是你拿着Vertu手机戴着Richard Mille腕表玩着diss,我用着诺基亚机皇戴着潘家园古玩市场10块钱淘的手串说“得劲”——这是阶层差距;代沟也不是你听着地下摇滚民谣看着小众电影读着茨维塔耶娃,我哼着晚会歌曲看着《二龙湖浩哥》读着《知音》《故事会》——这是品味差异。

说到“你最喜欢的歌手”时,你说费翔邓丽君我说周杰伦蔡依林他说鹿晗吴亦凡;斗起表情包,你用的是高饱和度色彩、写着“相逢即是缘,网络一线牵”的长辈专用表情包我甩出的是表情包界“四大天王”他show出的是TFboy的靓照和二次元萌物……这才是代沟。

现在人们常说“3年一个代沟”,因为人们观念和生活方式的迭代周期已被社会急遽变化剪短。但人们还是习惯用“×0后”作为代际划分依据,这类笼统归类虽偷懒却好用。

接下来的贴标签更容易:70后沉稳,80后“垮掉”,90后非主流,00后二次元……横亘在他们之间的就是代际隔膜。“你永远不懂我伤悲,像白天不懂夜的黑;我永远不懂他的丧,像咖啡不懂麻辣烫”,不懂产生歧见,歧见产生摩擦,摩擦产生冲突,冲突酿成了“战争”。

管束与叛逆,是这类“战争”亘久的形式。管束主要是长对幼,而叛逆总是对长辈管控的逆反。

曾看过一部所谓的“90后叛逆写实电影”,片子大致可列为“堕胎三部曲”番外篇候选,但里面女主有句台词挺拽:“责任?那是你们上一代的事情,我们的责任就是放弃责任!”这自然很幼稚,两代人的代际差异,不会体现在“负起责任”“放弃责任”上,只会体现在承载责任方式的不同上。但喊着“放弃责任”本质就是种叛逆姿态,拒绝被管束被安排。

当其间的矛盾无法被调和,代际战争就难干戈载戢、立马停息。

▲为保障“暴走团”安全,青岛某地实行道路分时限行。图据视觉中国


相互“嫌弃”背后是“证实性偏见”

一发生“暴走团”占道事件,很多人就以碰瓷、公交逼年轻人让座、广场舞扰民(还有抢占篮球场等)、暴走团占道、动辄骂人动粗等合成的“倚老卖老”印象为据点,对老人群体炮轰,乃至抛出“是坏人变老了”的轻佻结论。

一看到孩子调皮捣蛋,比如“4岁女童饭店内叫喊被女大学生脚踹”等事件,有些人就不辨是非、不分责任主次,认为熊孩子就是欠揍。

一提到老男人,部分人就搬出中年危机。社交媒体上揶揄的中年男人典型模样是:发际线后退到脖子以下,肚子凸垂到接近地平线,手腕上缠着某仁波切开过光的手链;饭桌上,要么口沫横飞讲荤段子以为旁边年轻小妹脸红就是娇羞的崇拜,要么手上“养”着核桃大谈中医、养生和禅道,再或者就是扮作人生导师讲自己的成功经验与情史。

一说起小青年,以往的洗剪吹杀马特、现在的网络直播中的喊麦族,还有啃老族、剁手族、初老族及“理发店tony”“营养快线不够了”等梗,又能变成“堕落”的指证。

就“被嫌弃”来说,每代人都少不了“锅”——虽然这往往是以偏概全。在网上,有人就因这些惯常偏见,习惯性地搞群体性攻讦,比如因少数情形就把“尊老爱幼”说成“尊为老不尊的老人,爱未成年人犯罪分子”进而否定掉其价值,比如抱着九斤老太心理感慨“一代不如一代”。

朋友陶力行将这类视角称之为“年龄本质主义”(即把年龄当作问题本质),认为这容易招来站队、划立场以及“敌我”的区分。这跟现实情形挺契合:太多人看问题不是“对事不对人”,而是先“对年龄(拿年龄说事)”继而“对人”,以坐实自己的证实性偏见。

结果经常“一群人犯错一代人背锅”:哪怕暴走团里没多少老人,也要把帽子扣他们头上;纵使很多所谓的“熊孩子”只是孩提时期谁都会有的调皮而无关“原罪”,也要对其口诛笔伐。

▲大妈大爷与打篮球年轻人因为场地问题起冲突。图据“我们视频”截图


“嫌弃”的根由在于争夺有限的社会资源

“嫌弃”的根本原因,在于争夺有限的社会资源。

钱钟书在《读伊索寓言》里写道:“比我们年轻的人,大概可以分作两类。第一种是和我们年龄相差得极多的小辈,我们能够容忍这种人,并且会喜欢而给予保护;我们可以对他们卖老,我们的年长只增添了我们的尊严。还有一种是比我们年轻得不多的后生,这种人只会惹我们的厌恨以至于嫉忌……我们非但不能卖老,还要赶着他们学少,我们的年长反使我们吃亏。”

他说的“爱幼但不爱后生”心态,反映的其实就是爱憎好恶跟利益冲突之间的关系:我们的喜欢,止于自身利益不受损之处。我们爱小孩子,是因为他们对我们不构成竞争关系;而嫌弃后生,是因为他们作为后浪可能将前浪拍在沙滩上。

很多人患的“厌老症”——无法像对幼童那样对待年迈老人,只会对他们各种不耐烦、不包容,其实也一样。有句古诗说,“见君朝入市,买饼又买糕,不言孝父母,只言哄儿曹。”

这固然跟生物学上的“幼体滞留”有关,可其关键还在于“资源利益”:幼儿是“新生力量”,也代表着未来,可以承载我们对子孙无穷匮的繁衍诉求与遗传利益,某种程度上算是“期权”;老人却已近垂暮,“老而无用”,善待他们的动力只能是感恩等情感而非利益回报。

这还是“老吾老”,对于整个老人群体,不少人更是嫌弃:嫌其跳广场舞跟自己抢篮球场,嫌其早晚上班高峰还跟自己抢座……

中年老男人在互联网上的境遇,仅次于广场舞大妈、熊孩子等,也遵循这现实逻辑:老男人们不仅把持着这社会的财富资源和话语权,还在其他领域跟年轻人形成了直接竞争关系,如“女友变后妈”桥段昭示的。所以很多人在用“老腊肉”“老油条”给中年人判“死缓”时,无非是在提示:“人到中年万事休”,你们老了,该交出“权杖”、退出舞台中央了。

也正因要争夺资源,代际冲突频现。资源越紧张,冲突越激烈,“嫌弃”就越强烈。

▲ 图据“我们视频”截图

都不容易,就别互耗了

“来啊,相互嫌(伤)弃(害)啊”也是种互耗。怎么改变这类互耗的局面?

靠资源供给的做加法?

当然。广场舞与暴走团连着的社会治理难题,症结就在资源匮乏:问题不是“蛋糕怎么分”,而是“蛋糕怎么做大”——大众健身场所就那么多,怎么分都有问题。还有围剿老男人,折射的是资源代际配置的失衡:当这代人在大城市买不起房摇不上号时,老男人可能就成了他们的转向泄恨对象。

靠公平规则的效用?

当然。代际“战争”的引线,总是某些个体行为的失范。比如暴走团“走机动车道,让机动车无道可走”,依法该怎么处理就应怎么处理,而不是和稀泥,将涉及法律的问题模糊化、绥靖化处理,导致问题未被解决、只是积压。也只有公平规则发挥效用,才能最大化地实现代际博弈的调适和平衡。

但一代人“嫌弃”一代人,症结本就千头万绪。没哪剂药能包治管好,如果说有,那最管用的,还是舆论在用“怼”和“撕”专注制造代际互耗上的克制。

说来像鸡汤,可在有些无解的现实面前,“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”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都是生活被“人艰不拆”“人生实苦”点了穴的人,都不容易,多点公共讨论的理性与克制,尽量避免群体攻击,还挺重要的。

每代人都是所处时代的人质,都有自身局限。你嫌弃老人嫌弃中年老男人,可你就算再怎么彼得·潘综合征上身、喜欢装嫩,都免不了会变老,也免不了被挑出各种毛病;你嫌弃小年轻或熊孩子,可你再怎么成熟,也都曾年轻犯傻和幼稚过。

在这方面,那句被说烂了的“多换位思考”,简直不能更对。

张爱玲说,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,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。我们这代人可能长大后就成了“上一代人”,而“下一代人”长大后也可能成为我们,时间不会饶过谁,对“×0后”们的毛病多些谅解,也是与我们自身狭隘的和解。

每代人都不想“假装生活”、都想活出样,就别把大好的时间耗在相互“嫌弃”上了。

编辑:新吾实习生:纯洁 吴敏 校对:王心


推荐:

微信群骂警察不文明,但行政拘留也不当 | 沸腾

每天千人摸霍去病雕像,辛弃疾“坐不住”了 | 沸话

五问“产妇跳楼”事件:榆林一院什么责任都没有吗?| 沸腾

华为员工说真话被连升两级,他到底讲了什么真话?| 沸话

“产妇跳楼”而亡,医院和家属谁在撒谎?| 沸腾

顺产or剖宫产,你支持哪一种?| 沸话

特别提示:留言如入选新京报A03版“微言大义”,请在后台回复您的“真实姓名+银行卡号”

本文为新京报原创内容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和白癜风患者接触会被传染吗